十景缎 第五十六章

    时间:2018-01-14 再说向扬一早启程赶往巾帼庄,马不停蹄,午后不多时便入了昌平,离巾帼庄已然不远。向扬策马穿过一座林子,眼前一片平野辽阔,行 马更速,心道:「看来再行一刻钟,便可到巾帼庄了。」他深知皇陵派、神驼帮、龙宫派均是武林中的庞大势力,将临强敌,不由得精神振奋 ,越接近巾帼庄,越是聚精会神,留心四周,丝毫不敢大意。
      纵马奔驰片刻,忽听一阵铃铛声自前方传来,尚夹杂着大片哒哒蹄声。
      向扬心知有异,催马奔前,只见远方一骑白马当先疾驰,后头数骑紧追不放,三人乘马,其余五六人均骑茶色骆驼,那铃铛声响便是骆铃 声,异常响亮,却也透着些古怪音色。向扬凝目辨识,依稀看出白马上是名女子,心道:「莫非这是巾帼庄的人物?瞧这几匹骆驼,追兵定然是神驼帮无疑。既然来者是神驼帮,那么无论这女子是谁,都该先救再说。」
      想到此处,向扬更不考虑,冲上前去。那女子见有人当面冲来,似乎吃了一惊,大声叫道:「危险,快走开!」便在此时,后头一名神驼 帮帮众陡地拉弓搭箭,「咻」地一箭,来势急劲,射向那女子后心。
      此时向扬离那女子已然不远,向扬眼明手快,一见那人取箭,手往马鞍一按,身子猛地借力飞出,竟抢先窜在箭头之前,左手一引一带, 迅速绝伦地拨箭回射,劲道之强,犹胜弓发,「嗤」地插入那人肩窝。几乎同一时间,一颗飞石破空跟至,重重击在箭尾柄上,把箭直钉透了 那人肩头。那人惨呼一声,险些坠下骆驼。
      那女子望了向扬一眼,似乎甚为诧异。向扬犹在半空,顺势翻手按在那女子后半马背上,身子弹起,一个纵跃,稳稳当当地落回自己马上 ,心道:「原来这女子武功厉害,刚才倒不需我出手了。瞧她这一手飞石既稳且準,若是我没插手,这一箭也会被打飞回去。」
      后面追兵见了向扬这一番身手,登时传出几声惊呼。那女子侧头对向扬道:「阁下是哪一位?」向扬道:「在下向扬。姑娘可是巾帼庄的 ?」那女子微微一怔,道:「不错。」
      忽听飕飕连响,五枝羽箭一齐往向扬后心射到。向扬猛然回了半身,右手一抓,便抓得一枝箭,连抓五下,五箭全被在掌中。便在同时, 一件物事直打向那女子,风声奇响,竟是一口五尺高的铜钟。锺身笨重,这一掷威力自是奇大,向扬猛吃一惊,但为箭所碍,不及阻挡,那女 子似也不敢硬接,跳开马身,翻至一旁。但听一声闷响,铜钟正中白马脑后,登时打得它脑浆四溅。
      铜钟才飞出,一名长大汉子紧跟着自马上飞跃而出,铜钟击毙那女子坐骑之时,那汉子立时伸手握住锺环,一拉而回。那女子没了坐骑, 后面数骑随即追到,那被向扬拨回飞箭的汉子喝道:「石娘子,你还想逃到哪里?」
      登时将那女子和向扬团团包围。
      向扬一听「石娘子」三字,登时恍然,向那女子道:「原来姑娘就是巾帼庄石庄主?」石娘子随意朝向扬点了下头,盯着那拿铜钟的汉子 ,说道:「蒲牢太子,你的武功可越来越霸道了。」蒲牢太子双眼一瞪,纵声笑道:「哈哈,你怕了吗?」这几个字一说出口,登时声传四野 ,向扬陡觉耳中嗡嗡作响,不觉吓了一跳,心道:「这人说话声音这等宏亮,倒是奇了。」另外两匹马上乘客一齐下马,三人腰带上均绣龙纹。向扬暗道:「三个龙宫派的,其他都是神驼帮。这三人气度非凡,莫非都是九龙太子之列?」
      只见三人中一名青年仗剑而出,怒目喝道:「石娘子,你今天哪里也走不了,我睚眦现在就要你命丧黄泉!」旁边一个瘦小青年道:「七 哥别要莽撞,我们是要捉活的。」这青年小眼尖鼻,面目狰狞,但语音却甚是平和,浑不似其貌,跟睚眦太子全然不同。
      睚眦太子怒道:「要活的,八弟你自个儿去捉,要是我先杀了她,你可别怪我!」说着恶狠狠地盯着石娘子,眼中如要喷出火来。石娘子 哼了一声,昂然道:「蒲牢、睚眦、狻猊,你们敢动手便一齐上,且看我石娘子能否应付得来?」
      向扬往石娘子一看,但见她约莫二十四五岁,身材纤瘦,双腿裤管上鲜血淋漓,衣衫上也血迹斑斑,显然已经过一番剧战,容貌中却流露 一股刚强神色,丝毫不惧强敌环伺,心道:「临危不乱,石姑娘不愧为巾帼庄大庄主。但她伤势不轻,现下要跟龙宫派三名好手过招,实在危 险。」当下上前一步,喝道:「你们想要出手,先来和我向扬过两招再说!」
      石娘子走上前来,说道:「向兄,你无关此事,不必插手。」向扬侧头向石娘子道:「在下师承华玄清师父,是任剑清师叔的后辈,特来 助贵庄一臂之力。」
      石娘子微感吃惊,道:「你是任大侠的师侄?任大侠也来了吗?」向扬道:「现下还没。」他从未见过任剑清,此时说起任剑清之名,不 禁觉得有些不实在,暗道:「听师弟说这位师叔本领厉害得很,要真能来就好了。」
      狻猊太子眉头一皱,他方才见到向扬纵跃两马之间,身手俐落无比,显然武功了得。石娘子虽然负伤,但仍是厉害人物,加上一个向扬, 胜负便未可立知,当下道:「三哥,七哥,你们先出手,我给你们掠阵。神驼帮的兄弟,请看住四方。」
      睚眦太子一振宝剑,喝道:「八弟,你就是婆婆妈妈的不乾脆!」剑芒陡长,抢先攻上,一出手便是「龙翻剑法」的凌厉杀着,一重接着 一重,如同千波万浪倾盖,剑光霎时间吞没了向扬身形。
      石娘子见识过任剑清的功夫,眼见向扬出手相助,心道:「任大侠武功高妙,倘若这人得其师门武功精要,应付这睚眦应不成问题。」她 自知双腿伤势不轻,既然有人相援,当下也不逞强,双手各扣三枚小石块,旁观战阵。
      向扬身处剑光交错之间,眼光看得却是奇準,前倾后仰,左踏右行,一一避开睚眦太子的猛恶招数,心道:「这路剑法虽然刚猛,但说到 剑路变化威力,可颇不及陆道人了。当日陆道人没能伤我,我难道还会输你不成?」
      看準睚眦太子中路剑法,蓦地长啸一声,掌运内息,沛然不止,一掌拍出,威势浩瀚,正是「九通雷掌」功夫。
      睚眦太子使剑正急,忽觉胸口气息窒碍,向扬这一掌真力惊人,不待掌力及身,掌风已然压迫得睚眦太子剑路斜偏,硬是破开他中路攻势 ,掌力之强,实是骇人。睚眦太子大惊,退身纵起,舞剑卸去余劲,喝道:「好掌力,了不起!」
      向扬喝道:「再接一掌如何?」跟着跃起,仍是先前那一掌,掌上连加三道后力,追击而至。
      忽地一道黑影自半空迎来,竟是蒲牢太子追着腾跃起身,单臂抡起铜钟,帮睚眦太子接下向扬掌力。猛听「铛铛铛」三下巨响,令人震耳 欲聋,向扬的三道雷掌后劲一齐打在锺上,当真声如霹雳雷震,雷掌功力随之散去,马匹骆驼吓得一齐惊嘶蹦跳起来,石娘子、狻猊太子诸人 也不禁骇然变色。
      蒲牢太子落下地来,将右手铜钟「砰」地撑在地上,泥土登时被其深陷下一个圆圈。蒲牢太子面露狂态,大笑道:「小子,你这掌力打得 不错,可是在大爷我的」蒲牢金钟「之下,却也无用武之地!」口中虽说得如此,右手却隐隐酸麻,铜钟毕竟没把雷掌威力全数卸开。
      向扬见雷掌无功而返,不禁暗自称奇,斗志更增,左脚缓缓举起,双掌一上一下,衣袖之中隐发风雷之声,乃是九通雷掌「夔龙劲」。狻 猊太子脸色一变,心道:「这人要出真功夫了。」
      蒲牢太子嘿地一笑,说道:「什么怪架势,对大爷我没用的。」向扬目光一闪,道:「明明是破铜钟,偏要说是什么金钟?你且那破铜钟 接这一掌看看!」
      右掌缓缓一圈,「画」地一声长声,有如裂帛。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就要干b在线观看_我要干成人_就去干成人网_就去问就去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