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母亲的性暧昧

    时间:2018-02-09 (一)初中篇
    本狼年轻时长的很帅,一直很有女人缘,而且与妈妈关係很亲密。
    亲密到什么程度?
    上初中还和妈妈同床,吃奶玩奶是常事,放学回家妈妈在做饭就从背后手插进她衣服里摸奶子。
    现在想起来这个动作非常暧昧,基本上等同于夫妻间的调情,我妈从不阻止,奇葩的是我当时在性方面根本没开窍,我真的只是为了想玩她奶子而已。
    当时夏天我还和她一起洗澡,还很清楚记得她跨下那一大片黑黑的屄毛,只可惜当时对那里不感兴趣,也没仔细看什么样的。
    我当时也发育了,鸡巴周围也长了几根阴毛,还记得最后一洗和她洗澡时,她脱光后看我複杂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处于乱伦的边缘,大家都脱的光溜溜的,还坐在一个大澡盆里,鸡巴滑进去捅两下太方便了。
    我那时已经觉得不好意思了,既期待又觉得耻辱,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主动结束了这和共浴关係,这事具体是哪年是忘记了。
    也许是我道德感太强,如果换成是小学时那些饑渴的小伙伴(有个哥们母猪都日过,从小就什么都懂),要是他们老妈给这个机会,早扶着自己小鸡鸡插进去了。
    反正那时老爸经常出差,虽然不共浴了,但还是和老妈在一张床上睡。
    老妈一直喜欢让我给她抓背,都到与屁股交界处了,她还让我往下往下。再往下就只能把她裤子扒下来露出屁股了,我不知该怎么处理,每次都没听她的。
    回想到这里,估计老妈她是在勾引我。
    平时我从背后抱着老妈摸她奶子,她可能以为我在释放求偶性信号,估计开始也反感彆扭,后来慢慢接受,于是给我创造机会,没想到我是个大水货,根本不懂这些事。
    和老妈同床没什么深刻的记忆了,因为我心理上还是个孩子,压根就没什么邪念。
    唯一一次发生在一个秋天的晚上。
    那天晚上月光皎洁,从窗户照进来床上看的清清楚楚。
    我半夜醒来,赫然发现老妈背对我躺着,秋裤被褪到膝盖处,又圆又白的大屁股暴露在月光下,触手可及。
    虽然我没开窍,但毕竟也开始发育了。我感觉浑身发热,身体某个部位急剧膨胀却无处安放,在丝毫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再次选择了退缩而不是勇敢的探索,用尽最大的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转身睡去。
    后来我在想,如果那时候换成是别的女人我会怎么办?
    那时其实我也开始对女人身体感兴趣了,在母亲的床上我下意识的却扮演了一个纯洁的儿子的形象。
    那时我贪婪的幻想着女人的身体,而身边这具活生生的女体却连看都不敢看。
    至今我还不明白,为什么老妈的秋裤会自动滑下来,但那个圆圆的大屁股,经常浮现在我脑海中,非常美丽非常诱惑。
    我对母子乱伦的事非常敏感,这么多年看了无数这类的故事文章或贴子,这些故事或真或假,但母子之间有性暧昧的绝不在少数,只是大家都有意迴避这个话题罢了,我跟最好的朋友都没讲过我这方面的取向。
    从刚开始的刺激与罪恶感并存,到现在对母子性事看的很开了。
    性本身不是一件罪恶的事,是一种表达亲密的方式以及生理需要而已,只要不是强姦,没什么亵渎不亵渎的。
    之所以大家不敢走出这步,主要是现有的道德体系内,母子一旦变成情人或炮友,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关係,如果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保密,单亲),母子之间在可以找到一种全新相处方式的前提下,这种事即使不值得提倡,但也不是多天理不容的,如果真有所谓天理的话,为什么那么多坏人没有遭到报应?
    所以,以我现在的心理状态再回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不会再退缩。
    一具已处于交配状态的成熟女人的身体就在面前,只要伸出手就可以触摸到,不享用实在是一种浪费。那个屁股我只是喵了几眼就热血沸腾,如果当天晚上如果能发生点什么,一定是销魂到极点的。可惜这个机会不再有。
    前几年我还偷看过老妈的身体,虽然只看到半个屁股,但已经是臃肿不堪,早已没有当年的诱惑力。
    好,初中篇就写到这里,下面是高中篇。






    (二)高中篇
    高中我去县城上学,远离家乡。
    一个孤僻而忧郁的少年整天埋首于文山题海,每天从亲戚家借住的房子到学校两点一线,就这样渡过了单调的四年(补习一年),虽然也有一些女孩对他投来爱慕的眼睛,但感情上消极被动的他不懂得怎么拉近与女孩的矩离,虽然十分性饑渴,但唯一会做的是用装酷和高冷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这个少年就是我。
    从高二开始,老爸来县城陪读,这让我鬆了口气,万一来的是老妈,我住的地方就一个单间,而我当时又性欲蓬勃爆发,时间久了真怕会发生什么尴尬的事。
    週末我照例回家,老爸县城熟人多就不回去了。
    这时再次近矩离和老妈接触,我的心态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时候我已经学会撸管,而且看了很多色情书籍,已经明白男女之事具体怎么操作,看老妈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单纯,钱钟书说过,十八九岁的男孩内心脏的像公共厕所,以前我极力避免性幻想老妈,现在也随便起来,更何况她在我面前还是那么随便。
    一次在院子里说话,她居然当我面就在几步开外的地方解开裤子小解,当然了还是要背过身去,整个屁股都暴露在我面前。
    我非常惊讶,用现在的话说,这个福利来的太突然了,连忙低头走开。不过从眼角余光可以看到,那个屁股还是很诱人,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
    也许有人觉得奇怪,其实乡镇农村女人洗澡上厕所都非常随便。
    我记得夏天有次回老爸老家住在堂哥家,堂哥家没电视就去邻居家看。
    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女主人在一丝不挂的在过道上洗澡,奶子屁股屄毛都看的很清楚。过道开着灯,大门没闩,理论上说,每个男人都有机会欣赏到她的祼体,包括她老公,她儿子(二十多岁,还没结婚),我堂哥和我。
    后来有一次我晚上去玩,从她家侧门往院子里看,她光着屁股在那洗澡,她儿子和老公就在旁边看电视。
    她儿子也够悲催的,正是二十来岁见个洞就想打的年纪,一具活生生的女人祼体就在身边也不敢看,只好装做看电视的样子,估计下面早硬的赛过金钢钻了。
    这女人既然不介意在陌生男人面前暴露自己全身,估计也不介意给儿子弄下。
    那时农村晚上又黑,瞅个空子趁老头不注意,他儿子就能抱着光屁股老妈随便去那草垛上来一炮。
    可惜当年没想到这些,否则注意观察说不定能看到母子活春宫。
    言归正传,上次老妈小解之后忘记隔了多久,这天又是和上次一样,在院子里说着说着话,她就褪下裤子露出屁股小解,就和在老公面前一样随便。
    我下意识的走开,一直走到前门门口又停下脚步,我实在忍不住这种诱惑,索性站在那里看她。
    老妈也知道我在看,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很平淡的提上裤子,只可惜因为离的太远,我没看到关键部位。
    在母子暧昧关係上,我勇敢的向前跨出了一小步,老妈应该也收到了我的性信号。
    如果说以前她是在勾搭我的话,之前我因为太小一直没有勾搭成功。现在我长大成人了,第一次以异性的而不是儿子的身份面对她,贪婪的看着她祼露在外的那部分身体,仿佛一只求偶的雄性动物,疯狂的嗅着异性释放的气息。
    虽然我们什么都没说,但有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男女通姦,既刺激又甜蜜,在这种状态下,我和老妈的关係更像是彼此渴望的性伙伴,双方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也正式接受了对方。
    整个下午我都兴奋异常,极度渴望夜幕的降临,因为那是我饱览老妈祼体的机会。
    说起来诸位别笑话,当时我也没想过要上了老妈,也不知道该怎么上,能看到她的正面全祼就满足了。
    这事如果放现在很简单,她撅着大白屁股小解,那我也把硬梆梆的鸡巴掏出来撒尿,看谁怕谁!你要敢把屄露给我看,我就撸鸡巴给你看。
    如果她什么也不表示,我也就单纯的撒尿,趁她做事的时候用下面顶她屁股,如果老妈不躲开,晚上就可以偷偷溜到她床上(姐姐也在家,肯定要避开她)和她干当年差点就干成的事了。
    但是当时我完全没有清晰的思路,完全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就像一位等待进洞房的新郎一样充满幸福的期待。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开始狂跳不已,并且口乾舌躁,甚至在卖东西(家里有个小卖部)的时候声音都有点发抖,可见性是多大的动力。
    看着老妈拿着衣服走向后院,我也来到老妈的卧室,打开电视装作在看。
    卧室的后门正对洗澡房间的前门,我在这能看到她洗澡,反过来她也能看到我进了卧室。洗澡房间的灯亮了,她进去了,房间的门没有关,看来是确定无疑了。我的心几乎要停止跳动。
    正在这时,一直在外面卖东西的姐姐突然走了进去,问我在这干什么,我用有点发抖的声音说在看电视啊,然后她就出去了。
    虽然被吓了一下,但我仍然处于精虫上脑的状态,等姐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从窗户向后看去,结果发现老洗澡间虽然是开着的,但却是空蕩蕩的,院子里传来阵阵撩水声,仔细看什么也看不见。
    看来刚才姐姐的突然出现起到了棒打鸳鸯的效果,老妈也怕被姐姐看破她和我的『姦情』,乾脆转移阵地到院子里洗,在卧室里什么都看不见,也就说明我不是在偷窥了,她也不是有意不关门洗给我看了。
    因为一次意外,我和老妈第一次也是唯一次性默契无疾而终,这也是为什么单亲家庭更容易发生乱伦的原因。
    如果那天姐姐不在家,老妈就会上演赤裸真人秀给我看,虽然我没有上她的计画,但在一个夏天躁热的夜晚,一个充满性冲动的少年,和他正在虎狼之年的母亲,相互都知道对方的想法,推他们之间就是赤裸裸的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係,到底能走到哪步非常难说。
    如果没有姐姐在,赤裸的老妈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障碍可以阻隔,只要我愿意,我也可以脱的精光,在整个院子自由的活动,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与全身赤裸的女人,在一个不受干涉的安全环境下,其结果一般是会遵循原始本能。
    也许那天真的发生什么,我的人生道路以及与母亲的关係也许会完全不同。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那次和老妈弄上了,以她的理智与头脑,也只会和我保持秘密情人关係,绝不会影响现实的家庭生活,毕竟母子单独相处的机太多,谁会往这方面怀疑呢?
    其实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虽然没有肉戏但绝对真实。虽然没有把老妈睡了,但至少在那天下午以及晚上,我和她在精神上通姦了,就像即将进入洞房的夫妻一样渴望着对方。
    这事之后就再也没机会了,后来上大学,工作,老妈也慢慢变老,已经对我完全丧失性吸引力。不过我心里始终藏着一个乱伦情节,如果老妈再年轻个十来岁,或者长的再好看点,以我多年积累的经验一定把她睡了。随便说说母子乱伦现象,以我多年观察的经验来看,这种事绝对不在少数,尤其是在单亲母子家庭。
    如果儿子找媳妇困难,暂时拿老妈解解渴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这也是很多人包括母亲们潜藏在心底不便宣之于口的一个观念吧,很多单亲母亲给儿子用强上了之后也就认了,只是要求儿子要听话,好好上班。
    在单身或离异的情况下,用同样是单身的老妈做妻子替代品,在很多人眼中也是能理解的,我记得老妈也拿老爸开过这玩笑。
    如果你不享受这种不成文的潜在福利,我佩服你有原则,如果你这么做,也没什么太过于指责的,自己保密就好,这事和同性恋还不一样,私下做也不为过,公诸于众确实有伤风化。
    【完】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就要干b在线观看_我要干成人_就去干成人网_就去问就去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