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仕途 第二十八章 礼物(下)

    时间:2018-06-17 狄力一听,也顾不上问什么事,急忙说:「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他转头跟倩玉说:「乡里出事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去。这事你就看着办吧。」狄力说完,仓皇的出了家门。等到了楼下,紧张的心情才渐渐平稳。他不由得庆幸这个电话来得及时,不然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从那个尴尬的事件里脱身。
      冷静下来的狄力,心思也活跃起来,他先给梁庆贺打电话要了辆车送他回庙张,在等车的空中,他又给董超打电话问发生了什么事。
      「狄乡长,是这样的。一大早,乡政府就被各村的村民围了起来。大约有好几千人,嚷着要丁副书记滚出来。」董超说道。
      听到丁志强的名字,狄力打断了董超:「这事和丁副书记有什么关係?」
      「是这样,今年开春乡党委商量帮助农民脱贫的事。丁副书记自告奋勇的接了这件事。他号召农民种植辣椒,去年的辣椒市场挺好,鲜辣椒收购是五、六毛钱,干的达到了三块钱。丁副书记觉得不错,就让各村布置种植辣椒。全乡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地都种了,有一万多亩。没想到,今年的市场突变,辣椒价格哗哗的往下落,现在的收购价才一毛八分钱,农民每斤要亏将近八分钱。这下农民不干了,赶着大车,开着拖拉机拉着辣椒到了乡政府门口,要求乡政府赔偿他们的损失。」
      狄力看见车来了,梁庆贺也在车里,就对董超说,一会再给他打过去。梁庆贺从车里下来问狄力:「出了什么事,我能帮什么忙吗?」
      狄力说:「是乡里的的事,我要马上回去,这事你也帮不上什么。」
      梁庆贺说:「行,那就让小赵送你回去,我看你也别着急,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然后又对小赵说,让他在路上小心点。
      狄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低头钻进车里,小赵一加油门,车子快速的向前驶去。狄力又在电话里问董超:「农民种辣椒是属于自愿行为,和乡政府有什么关係,怎么能让乡政府赔偿呢?」
      「狄乡长,你不知道。今年种辣椒,丁副书记给各村定了指标,不想种的也得种,不愿种的也得种,这才引起农民到乡政府门口来的。」
      狄力知道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明白丁志强是为了準备当乡长捞资本,才这么做的。这下倒好,不但乡长没当上,自己反倒因此惹上了麻烦。这件事对狄力来说可是个好机会,能不能搞掉丁志强,就看这件事农民搞的大不大了。想到这,狄力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是呀,搞掉丁志强,就要牺牲老百姓的利益,只有老百姓得不到补偿,他们才会越闹越大,这样对丁志强才会越来越不利的。
      一个多小时后,狄力回到庙张。一看国道上围满了农民,十几个交警正在劝说农民离开国道,不要阻碍交通。可是情绪激昂的农民根本不理会交警的劝说,继续围在那里。狄力一看两边的交通都给堵住了,心里不由得一乐,心道:丁志强,我看你这次怎么下台。他坐在车里没下来,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个场面。
      一个看样子是头的交警拿着一个手机不知道在和谁通话,说了好半天,才挂了电话,然后跑过去继续劝说农民离开。
      狄力的手机响了,狄力打开一听:「我,鲁志远,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马上回庙张,把群众疏散开,不要阻碍国道交通。」
      「鲁县长,我快到庙张了,前面堵车,可能还要等一会才能到。」狄力奇怪鲁志远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看样子他是在乡里问来的。
      「你马上下车,跑步去庙张,半个小时内交通还不能疏通,你就不要再当这个乡长了。」鲁志远有些气急的对狄力说。
      狄力明白国道被堵是件很严重的事,心里骂鲁志远:「我操你妈的,你在上面指手画脚,让老子在下面给丁志强收拾这个烂摊子。」心里虽这么想,口中却答应道:「是,鲁县长,我马上就到。」说完他下了车,让小赵自己开车回去。
      狄力快步走到农民中间,从一个交警手里接过一个喇叭说:「乡亲们,我是庙张乡的乡长狄力,有什么事咱们到乡政府去说好不好?大家不要在国道上堵着了,国道可不比咱们各村的小柏油马路。这是我们国家的交通命脉,阻碍国道交通是违法的。老少爷们们,请大家相信我,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覆的,大家先散开好不好?」
      围堵的村民中有甜水铺的,对狄力给他们打井一直心存感谢,就大声说:「狄乡长,你可是个好官。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主,我们信得过你。」
      还有的村民根本不听,还在叫嚷着说要补偿。狄力不知是真是假的流出了两行眼泪,大声说:「我知道乡亲们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是在国道上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事既然发生了,我就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覆。咱们先散开,到乡政府里去说好不好?」
      有几个村民说道:「有你狄乡长这句话,我们先散开,不过到时候要是还没有个说法,我们可不依你。大家先散了。」
      哗啦啦,堵在国道上的人群、大车、和拖拉机逐渐往两边散去。那个打电话的交警走过来说:「多亏了你了狄乡长,再这么堵下去,我看我们十几个都要回家种地了,谢谢你了。」
      狄力和那个交警握手说:「麻烦你还得在这里疏通,我到乡政府去了,那边还不知道怎么样了。」说完,朝着乡政府门口挤去。
      到了门口一看,好家伙,整个一个水洩不通。狄力几乎是寸步难行。他只好嚷道:「让让,我是乡长狄力,让我到前面和大家说。」好不容易挤到前面,狄力就看见满头大汗的周国亮和几个乡干部。四下打量一番,就是没有丁志强。他挤到周国亮身边小声说:「周书记,情况怎么样,丁志强呢?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能不露面说句话呢?」
      周国亮说:「很糟糕,群众要求乡政府赔偿他们的损失。丁志强在里面,没敢出来,他要是出来,我看还不得让这些人把他给撕了。」
      狄力小声说:「怎么办?我们总要有个说法吧,不能这么乾耗着呀,时间长了我怕出事。」
      「我知道,可我一时也没什么好办法。答应吧,乡里根本没有钱,不答应,我看老百姓也不会罢休。这事很挠头啊!」周书记为难的说。
      狄力也觉得棘手,再加上被周围人群嚷嚷的脑子疼。最后狄力跟周书记说:「周书记,要不这样,让他们派几个代表来,另外通知各村支书把人领回去。」
      周国亮看也没什么好办法,就同意了。他对围观的人群说:「乡亲们,大家都在这也不是个事呀,眼下就是秋收、秋种的大忙时节,这件事一时半会也不能解决。耽误了地可不行啊,要不这样,各村出个代表到办公室里,我和狄乡长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覆的,好不好?」
      大概是周国亮提到秋收秋种,刚还人声鼎沸的人群逐渐静了下来。有一部分人开始惦记起地里的活,有了撤退的念头,于是纷纷交头接耳,推举出二十多个人来当代表,其余的人渐渐的散去。
      把这二十多代表让进会议室,狄力在外面等着各村的支书和村主任。等了半天,才见他们陆续的到来。狄力问他们这事该怎么解决。没成想,这帮人异口同声的说:「当初种辣椒,乡里是下了指标的,不种不行。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们有什么办法,还是乡里拿主意吧。」
      狄力明白这些村干部有情绪,说不定这件事就是他们鼓捣出来的。狄力让他们进屋,这些村干部摇了摇头说:「在家已经让乡亲们骂够了,不想再到这来挨骂了,我们还是在外面等吧。」
      狄力没有办法了,只好自己进了会议室。进去一看,周国亮还在不停的劝说激动的农民。村民也是各个情绪激动,一幅不拿钱誓不罢休的架势。狄力苦恼的笑了,这个烂摊子该怎么收拾呢?
      狄力和周国亮费尽了口舌才算把村民安抚下来,中午又请他们在乡食堂吃了午饭。这些人临走还说:「这事不能算完,乡里要是没个说法,我们就到县里、市里甚至省里去。」
      送走这些人,狄力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刚才心里好像一直压着一块大石,弄的喘不过气来。周国亮着急人员开会,商讨怎样处理这件事。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同意由乡里出钱赔偿,再说也没钱可赔。丁志强缩在一个角落里,低着头不说话。
      周国亮问狄力有什么想法。狄力说:「要是不答应赔偿,我看事情会越闹越大。赔偿的话,乡里根本赔不起。我看能不能说服村民不要到县里或是市里上访呢。」他的这番话说了等于没说。
      周国亮摇了摇头说:「难啊,忙活了大半年,搭工不说,光这种子、化肥、农药什么的也不是个小数了,光靠劝说我看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里寂静下来,只听见每个人的喘气和抽烟所发出的滋滋声,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无奈的,谁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丁志强在一边既懊悔又害怕。那帮农民口口声声的要自己出去,个别的人还说要宰了自己这个王八蛋。
      他骂这个市场变的太快了,好歹过了今年再变也成呀!没成想自己是偷鸡不光是蚀把米的事,弄不好自己的前程也就完了。
      到了最后,周国亮看大家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只好宣布散会。他叫住狄力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问狄力是不是到市里找找门路,看看能不能帮忙把这些辣椒处理掉。狄力摇头说:「周书记,我认识的那些老闆没有搞这个的,恐怕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两个人正在歎气的时候,鲁县长的电话来了:「周书记,这件事你们乡一定要处理妥当,决不能让村民到县里或市里去上访。我知道,你们乡现在很困难,现在也不是追究什么人责任的时候,重要的是安定团结,决不能出什么漏子。狄力在吗?你让他接电话。」周国亮刚在电话里提了几句丁志强要对此事负主要责任时,鲁县长就打断了他的话。
      狄力接过电话:「狄力啊,国道的事你处理的很好。我希望你把这事也处理好,这关係到庙张这个吴书记刚竖起来的典型,庙张这个典型决不能因此倒了,你和周书记要全力处理好这件事……」狄力在电话里哼着哈着。鲁志远说了半天才放下电话,其实内容只有两个,一是现在不是追究什么人的责任,二是要把这件事在当地解决,不能给上面带乱子。
      放下电话,狄力就跟周国亮说:「周书记,先别发愁了,要不我到下面去看看,有什么想法我回来再跟你说。」周国亮点头同意了。
      狄力和董超上了吉普车到了甜水铺,一路上就看见田间地头甚至水沟里都是辣椒。狄力拉住一个人问道:「怎么不把辣椒收起来,就这么让它烂掉?」
      那人认出了狄力说:「狄乡长,还收个啥。现在根本没人要,就是要,价格压的也极低,卖的越多越赔钱。」
      狄力说:「那也不能就这么扔了,晒乾了,也好卖个钱呀!」
      「屁,干的赔的更多,一斤要赔一块多,谁还有心思收拾,就等着乡里给赔偿了。狄乡长你是好官,你可要答应我们呀!」
      狄力顿时失去了进村劝说农民的心思,对司机说:「回乡里吧。」
      回到乡里,跟周国亮打了个招呼。狄力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琢磨怎么处理这件事,这事对自己来说是个机会也是个坎,过去了,不但能把丁志强弄下去,而且自己在村民中的威信会大大的提高。过不去,自己弄不好就成为丁志强的陪葬品,丁志强是死定了,自己万万不能陪他一起死,之前那种想看热闹的想法看来是行不通了。思来想去,他决定给梁庆贺打个电话,问问他有什么办法。
      梁庆贺听了狄力的诉说,也觉得头疼:「我从来没有搞过这个生意,摸不清门路啊!」两人又在电话里聊了一会,梁庆贺猛然想起白晶:「对了,兄弟,你找找白晶。她现在搞这个农副产品出口,应该对这个很熟,会不会她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狄力听了大喜,急忙要了白晶的电话。然后给白晶去了电话:「白晶,白经理吗?我是狄力呀,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啊!」
      「狄力,是你!」电话里传来白晶惊喜的声音:「听说你到下面任职了,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是不是不拿我当朋友啊!现在有事想起我来了!」
      狄力连忙赔不是,把辣椒的事说了。白晶说:「那你到市里来找我吧,到时候,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狄力说了些感谢的话,然后去找周国亮,说明天到市里找个朋友,看她能不能帮这忙。正在发愁的周国亮连忙说好,催促他马上回家,争取把事情办了。
      狄力不想马上回家,早晨的事还梗在他的心头,不知道家里闹成了什么样子了。周国亮再三催促,狄力只好硬着头皮回家了。
      到了自家楼下,狄力犹豫了很长时间,心想该不该上去,直到碰见几个下班回家的熟人和他打招呼,他才下了决心,忐忑不安的往家里走去。
      狄力掏出钥匙又楞了半天,最后终于把门打开了。心想这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总要面对这一现实,总不能因此不回家呀。进了门,他心虚的在客厅里四处打量一下,还好一个人也没有,他紧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轻手轻脚的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狄力一头扑倒在床上。今天他可是累的够戗,主要是心累,嗓子也感觉有些疼。这一天发生的事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到的。先是和妻姐上床被丈母娘发现,紧接着是农民上访,闹的沸沸扬扬。两件事都是这么棘手,处理起来都是特别的麻烦,哪件事处理不好,都会引发一场地震,危及自己的政治生命。
      狄力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心里一会想自己的岳母马德芬,一会又想明天见了白晶,不知道事情会不会有个圆满的结果。越想越头疼,想不去想,可是这两个人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的脑中打转。他长长歎了口气,家事国事一起赶集来了,弄的他此时可真是心力交瘁呀。
      想着想着,客厅里传来说话声。他连忙下床,从门缝里中望外看去。外面是倩玉和马德芬,两个人手里拎着菜,看样子是出去买菜刚回来。倩玉把手里的菜往马德芬手里一扔,笑着和妈妈说了一句什么,马德芬也笑着说:「你这个死丫头,就会给你妈找活,我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倩玉听了嘻嘻笑着往厨房里推着她。
      看到这个情景,狄力知道倩玉已经把事情摆平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转身回到床上又躺了下来,要他现在出去,他还觉得不好意思,虽然事情解决了。
      倩玉推门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狄力,吃惊的问他:「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乡里出事了吗?」
      狄力坐起身来说:「回来就是为了乡里的事,找找人看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没有。妈没事了吧?」
      「没事了,都怪你,不穿衣服就出去。」倩玉想起早上的事,偷偷的笑了。
      「你们不是也没穿衣服就跑了出来。」狄力说道。
      倩玉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就问他:「你们乡里发生什么事?」
      狄力就把事情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连其中的厉害关係也说了。倩玉也觉得此事棘手,于是说:「要不找找姑父,问问他该怎么办。」
      狄力摇了摇头说:「算了,找他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就看明天和白晶谈的怎么样了。」
      倩玉问白晶是谁。狄力说:「白晶以前是梁庆贺公司的副总,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农副产品出口公司,梁庆贺把她介绍给我,我準备明天他她谈谈,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倩玉问他:「这个白晶是不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狄力听了苦笑道:「都什么时候了,我的小姑奶奶,你还有心思想这个。我现在可不管他是年轻女人还是大老爷们,总之能把辣椒给我处理掉,甭管是谁,我都得叫声爷啊!」
      倩玉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就是随口一问,也没有别的意思。」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马德芬在外面喊倩玉吃饭,倩玉答应道知道了。然后叫狄力出去吃饭,狄力还在犹豫。倩玉说:「都没事了,你还怕什么!」
      狄力说:「我到不是怕,是有点不好意思。」
      倩玉笑着说:「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我总以为你的脸比城墙拐弯还厚呢。好了,起来吧。」
      看到狄力也从屋子里出来,马德芬楞了一下。狄力觉得脸有些发烫,大概是脸红了。好在马德芬很快恢复了正常,招呼两人坐下吃饭。渐渐的狄力也就恢复了往日的神情,三口人不约而同的有说有笑,彷彿要驱走那份尴尬。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狄力问倩玉:「上午,你和姐是怎么和妈说的?」
      倩玉就把狄力走后怎么跟妈说告诉了狄力。当狄力出了家门后,倩玉和倩雅来找马德芬,看到马德芬发青的脸,倩雅害怕的又哭了。倩玉还算镇定,上前拉着妈妈的胳膊準备撒娇。没成想,往日百试百灵的招法,这会失灵了。马德芬扒拉开倩玉的手,一言不发的瞪着两人。
      倩雅哭的更厉害了,她哭着说:「妈……是我不好……昨天是狄力的生日,我们几个喝了酒,我喝多了。」
      马德芬铁青着脸说:「喝多了?喝多了就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来!你们还知道丢脸吗?」
      倩玉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了说道:「妈,瞧你说的,多难听啊!」
      马德芬气愤的说:「难听?还有更难听的我还没说呢!你们……」她一口气没上来,手捂着胸口差点摔到。
      倩玉和倩雅两个人吓坏了,急忙扶住她,把她扶到沙发上,又是给她顺气,又是忙着倒水。马德芬的眼里流出两行眼泪说:「造孽呀,我们家祖祖辈辈的清誉就这么毁了!」
      倩雅还是在一边哭,倩玉劝她说:「妈,您别生气了,事情既然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姐也是真心喜欢狄力,我也是心疼姐,看着姐这么难受,才做出了这种事。」
      马德芬转头看着倩雅说:「我早就觉得你们不对,上次在一起吃饭,我就看出点苗头来了,我怕出事,没想到越怕越来,事果然来了。倩雅,你可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狄力要是外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他可是你的妹夫呀,你…唉…」
      马德芬歎了口气。
      倩雅一听妈不再生气的说她,急忙擦了眼泪说:「妈是我不好,我就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我心里也很苦呀!」
      马德芬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说:「我早就劝你再找个人家,你就是不听。现在倒好,这事该怎么办啊?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妈,我不再嫁人了,我就守着你一辈子。」倩雅说道。
      「妈,你就别逼姐了,他现在心里只装着狄力一个人,你就是让她嫁人了,也包不準会再离婚,到时候不是更糟。」倩玉劝着马德芬。
      「可那也不能这样呀,难道以后你们三人就这么混在一块了!让外人知道怎么得了。」马德芬忧愁的说。
      倩玉听事情有了转机,说:「倩雅是我的亲姐姐,狄力是我的老公,姐就是在我们家住,别人也不会怀疑的,你放心好了。」
      马德芬歎了口气,不再说话。还说什么好呢,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还是顺其自然吧。狄力确实招女人喜欢,长的高高大大,男子气十足,连自己都做过和他在一起的梦,更何况年轻守寡的倩雅了。想起和狄力在一起的梦,马德芬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倩雅这时也制住了哭泣,挽着马德芬的胳膊他头贴在她的胸前。倩玉也拉着妈的另一只胳膊,对她说姐姐是怎么喜欢狄力的。马德芬抬起手摸着倩雅的头髮说:「倩雅,真的就没有人能代替狄力了吗?」她还想再最后尝试一下。
      倩雅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表示没有人能代替狄力。
      倩玉说的兴起,竟然把狄力在床上的事也给说了:「妈,你不知道,要是没有昨晚那次,姐兴许还能忘了狄力,可是和狄力有过之后,我看姐这辈子是忘不了他了。你不知道,狄力是多么的能干,鸡巴又大……啊!」倩玉说的忘形了,竟连平时和狄力在床上的粗言秽语给说了出来。话一出口,倩玉立刻回过味来,伸手摀住自己的嘴,担心的看着妈。
      倩雅也吓的抬起头,担惊的看着妈,生怕她再次生气。没想到马德芬没有生气,只是没好气的笑了,骂着倩玉:「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连这个也说出来了,也不知道害羞。」
      看到妈没有生气,倩玉两人放下了心,再看看时间不早了,倩玉说:「妈,姐,我去做饭,咱们吃饭吧。」
      倩雅也藉词说:「我也去帮忙,妈你在这歇着吧。」
      听完倩玉的叙述,狄力脸上露出了笑容说:「还是你行,要换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倩玉逗他说:「你呀,就只有偷香的本事,没有善后的能力。」狄力连忙又把倩玉好好夸奖了一番。
      不说小两口在这边亲亲我我,马德芬在那边又是另一番光景。早上狄力的裸体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从最开始的气愤、羞怒,到后来被两个女儿同化,脑子里对那个情景就再也放不下了。一个人躺在床上,眼前总是飘蕩着狄力的裸体,特别是他胯间的那个鸡巴,一直在她的眼前晃,晃的她心痒无比,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就要干b在线观看_我要干成人_就去干成人网_就去问就去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