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6-19 林洁的恶梦还在继续。
      那天夜里在郑天雄的床上,他和冷铁心一边变着法地在我身上满足淫慾,一边商量着如何继续审讯林洁,他们决定第二天换个地方,在郑天雄的房里审讯。
      起床以后,还没有吃早饭,他们就派人把林洁架了过来。他们没有把我马上送回牢房,而是让我暂时留在房中,赤身剪臂跪在墙角。
      林洁光着血淋淋的身子在牢房的檯子上躺了一夜,下身的血都凝成了紫块,阴道经过一夜时间的恢复已不再是随便可以塞进男人的拳头,但已经无法恢复原状,黑洞洞地张着可怕的大口,她脸色发灰、头髮凌乱、两眼失神,浑身无缘无故地发着抖。
      他们把她绑在一张太师椅上,冷铁心查看了一下她下身的伤处,托起她的下巴说:「林小姐,不好受吧?这全怪你自己,为那些一钱不值的东西搭上自己的身子值吗?你现在说还来得及,你还是个完整的女人。再不说,后面的刑法可要厉害得多,你可就要零碎了,最后挺不住还是得说!何苦呢?」
      林洁长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冷铁心抚摸着她因受刑而肿得不成样子的乳房道:「你就是不说,这个样子回去了也当不成英雄,早已经没人要你了。」他扫了我一眼,接着说:「你赶紧招了,我们送你去外国,隐姓埋名过上一辈子,也不用在这给儿这些土匪当尿罐子了。你看袁小姐,多么可人疼的小样儿,可我们想救也救不了她。」
      我感觉到了林洁投过来的痛楚的目光,差点儿忍不住哭出声来,我这才明白了他们留我在这儿的恶毒用意。
      冷铁心抚摸着林洁凌乱的秀髮逼问:「怎么样?林小姐,招了吧!」
      林洁摇摇头,轻声却坚决地吐出一个字:「不!」
      冷铁心一把捏住林洁的下巴恶狠狠地说:「哼,到这时候了还执迷不悟!」
      忽然他又缓和下口气说:「我看你是年轻,不知道厉害,我现在先给你一点小小的警告,让你尝尝滋味!」
      说完他蹲下身,把林洁的两只脚腕牢牢捆在椅子腿上,然后他转身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小巧的钢凿和一把小锤。那把凿子其实比一根大针大不了多少,不知是用什么东西製成的,乌黑发亮,它的刃口扁平、锋利,闪着恐怖的寒光。
      他的沉重的军用皮靴踩住了林洁赤裸的脚,只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脚趾。
      他蹲下身去,一腿跪在地上,用凿子抵住了林洁大脚趾的指甲缝,他用力一顶,锋利的刃口扎进指缝,一滴血滴了下来,林洁的脚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但被绑在椅子腿上又被他踩在脚下,根本无法活动,只有脚趾微微地动了动。
      凿子又向里顶了顶,冷铁心故意说:「多秀气的脚啊,可惜马上就没有指甲了!」说完举起小锤,「铛」地将钢凿钉进了指缝,血呼地流了出来,指甲前端出现一片青紫。
      林洁「嘶……」地吸了一口长气,把将要出口的叫声压了回去。
      冷铁心有意用凿子在掀开的指甲里橇了两下,然后放下沾着鲜血的凿子,拿起一把尖嘴钳,夹住指甲的前端向外拔。指甲边缘与肉相连的部份出现了一圈白色的细线,白线逐渐扩大,指甲一点点地被拔出来。
      林洁痛得满头冒汗,十个脚趾拚命扭动,身子乱晃,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凄厉地惨叫起来:「啊……啊呀……」
      冷铁心根本不为所动,继续耐心地慢慢将指甲往外拔,5分钟以后,林洁左脚大么指的指甲被他生生拔了下来,没有了指甲的脚趾露出鲜红的嫩肉,看了让人浑身发麻。
      他把洩着鲜血的完整的指甲放在一个白瓷盘里,端到大口喘着粗气的林洁面前说:「你看,林小姐,这是你身体的一部份,非常完美,可由于你的愚蠢,它现在不属于你了。你如果还不合作,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林洁颤抖着说:「不……我什么也不会说……你们就死了心吧!」
      冷铁心冷笑一声道:「哼,咱们比比看谁厉害!」说完,钢凿又插入了另一个脚趾的指缝。
      瓷盘里的指甲在不断增加,林洁的惨叫一波高过一波,她左脚的五个脚趾都变成了小血葫芦,冷铁心又转移到她的右脚。
      当他把林洁脚趾上最后一个指甲,也就是右脚小趾上的指甲拔下来时,郭子仪推门进来了。他大概是被林洁的惨叫声吸引来的,一进门就大声问:「老郑,你又收拾谁呢?……」待看清拎着带血的凿子和钳子的冷铁心,忙说:「冷处长这是修理什么呢,这么大动静?」
      冷铁心恨恨地说:「还不是姓林的这个小共党!」
      郭子仪这时才看清了那一盘血淋淋的指甲,不禁也吸了口凉气,走过去看了看林洁肿胀的乳房、血乎乎的下身和露着鲜红嫩肉的十个脚趾,回头低声问冷铁心:「还是不招?」
      冷铁心丧气地点点头,郭子仪沉思了一下说:「我这儿还有两样厉害的,专门对付女人用的,保证她挺不过去。原来我留着对付那个姓肖的,既然这丫头这么死硬,就给她用上。不过,用完之后,这人可就残了。」
      冷铁心咬咬牙说:「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她能招出来,弄残了那是她自找!」
      郭子仪点点头说:「那好,现在我们吃饭,回头我来收拾她。」接着吩咐跟他来的匪兵:「去把早饭端到这屋来,别忘了把我的奶牛牵来!」
      我心里一沉,他时刻都忘不了侮辱肖大姐。
      正想着,忽见郑天雄指着我吩咐一个匪兵:「把她带回去吧!」
      两个匪兵上来架起我就走,坐在一边的郭子仪眼珠一转说:「慢着,把她留下,让她看看不听话的女人要受什么惩罚!」
      两个匪兵闻言把我推到墙根,吊在一个木架上,郭子仪走过来,捏弄着我的乳房道:「你今天好好看着,以后伺候爷的时候再敢说个「不」字,我就叫你跟她今天一样!」
      说着,早饭已经抬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是被两个匪兵推进来的肖大姐。他们把大姐也吊起来,两个鼓胀的乳房挂在胸前格外显眼。
      郭子仪上前解开拴住乳头的红绳,一股乳汁带着奶香冲了出来,他一边重重地按着大姐柔软的乳房,一边对冷铁心说:「我三叔教我的法子,吃人奶大补,连吃三天人奶,一晚上干三个娘们气都不喘。」
      冷铁心好奇地问:「这娘们还没生,怎么会有奶?」
      郭子仪哈哈一笑说:「你老弟能让肚子都没大过的娘们生孩子,我就不能让她先下奶后生娃?」
      说罢两人哈哈大笑,冷铁心也过来亲手揉着大姐的乳房挤了一碗奶,边喝边叫好。
      郭子仪说:「好喝以后每天过来喝,保证新鲜。这娘们的奶足得很,顶条小母牛,改日有空还另有好戏!」
      我一听,脸腾地红了。
      吃过早饭,郭子仪走到林洁身边,看她翘着两只没有了指甲的脚,冲着十个露着红色嫩肉的脚趾痛得「嘶……嘶……」地吸气,「哼」了一声说:「今天我让你知道女人不是随便作的!」
      他查看了一下林洁血肉模糊的身子,吩咐人抬进来一个大木盆,倒满了半盆水,将林洁解下来按进水里。盆里的水立刻就被洩红了,郑天雄挽起袖子,把她的大腿、小腹和下身都洗了个遍。
      盆里的水变成了酱色的浓汤,可把林洁拉起来一看,仍有紫色的血块凝结在阴道和肛门口。他们把水换掉,重新把林洁按在盆里,用小鬃刷一点点地细细刷洗她的阴道和肛门,直到露出青紫的皮肤。林洁忍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不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洗完之后,郭子仪把林洁的腿扒开,把三根手指伸进她的阴道摸索了一阵,对冷铁心说:「冷处长真行,骨缝都开了。不过这洞也太鬆了,弄只老熊来操还差不多!」
      众人哄堂大笑,林洁痛苦地垂下头。
      郭子仪想了想,说道:「这样弄她恐怕不够劲,我得先收拾收拾这娘们的小穴。」
      他们把林洁拖回太师椅,捆紧上身之后在她后背与椅背之间插入一根木槓,再将她的脚拉起来捆在木槓上,露出下身。我真替林洁担心,不知这群禽兽又要对她用什么毒刑。
      郭子仪又拿出了那天羞辱大姐时用过的玻璃瓶,里面还是那3只硕大的毒蝎子,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林洁的下身昨天受过酷刑,怎么受得了这毒虫?
      郭子仪可不管那一套,用手指拨开林洁的阴唇,露出敞着大口的阴道,打开了瓶盖。冷铁心和郑天雄都聚精会神地盯着郭子仪的动作,只见他熟练地用木棍挑出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轻轻地放进了林洁的阴道。也许是林洁的阴道已被撑得太大,那蝎子竟一下掉了进去,没了蹤影。
      林洁感觉到了什么,拚命地扭动没有被绑住的屁股,晃得太师椅都「嘎吱嘎吱」响,突然她的身子僵住了,接着爆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哎哟……啊……
      啊……啊呀……」她的脸变得煞白,小腹的肌肉紧张地抽搐。
      众人都看着郭子仪,他两眼目不转睛地盯住林洁的阴道口,看着两片红肿的阴唇一阵阵战慄。
      大约过了5分钟,林洁小腹的肌肉拧成了两个疙瘩,阴唇的战慄也停止了,郭子仪轻轻地将木棍伸进阴道,不一会儿,那只大蝎子顺着木棍爬了出来,看来已经精疲力竭了。
      郭子仪收好蝎子,回头去看林洁的阴道,只见紫红色的肉壁迅速地肿胀了起来,黑洞洞的洞口似乎很快就被红色的肉填满了。他们把林洁解下来,强迫她站起来,她的两只露着血汪汪红肉的脚几乎不敢沾地,但她坚强地站住了。
      两个匪兵搬来了一张一尺宽、二尺长的四脚凳,放在离她约两公尺的屋子中央,郭子仪指着凳子大声吆喝:「过去!」
      林洁试图挪出一小步,立刻被痛苦攫住了,被蝎子蛰后肿起来的阴部稍一摩擦就痛得钻心,她的腿轻轻挪动一点立即就痛得满头大汗,但她咬紧牙关,几乎是一寸一寸地硬是挪了过去。
      匪徒们按住她弯腰趴在凳子上,将她的双手捆在前面的两条凳腿上,再把她的双腿分开分别捆在后面的两条凳腿上。郭子仪拿出一条手掌宽的皮带将林洁的柳腰紧紧绑在凳子上,扒开她朝天撅起的屁股,拨拉一下向外翻着的阴唇,满意地笑了。
      他诡秘地向一个匪兵打了个手势,那匪兵立刻跑了出去,门再打开时,屋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那匪兵手里牵着一条半人高的肥壮大公狗!
      那狗「呜呜」地低吼着进了屋,胯下的阳具搭拉出老长,来回摇晃着,显然已经有人事先刺激过它了。
      冷铁心最先明白过来,摩拳擦掌地说:「好,七爷够狠!看这小娘们还能挺得住?」
      郑天雄先是一愣,马上明白这将是一场残忍的淫戏,兴奋地咧开大嘴傻笑;林洁也看清了等着自己的是何等野蛮的淫虐,涨红着脸拚力抬起头大叫:「不!
      不行!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要……」她的四肢死命地挣扎,拉的用碗口粗的木头钉成的凳子「嘎嘎」作响。
      冷铁心得意地托住她挂着泪痕的脸,说道:「你不想给畜生作婆娘就赶紧招了!」
      「不!我不……」林洁「呜呜」地痛哭起来。
      郑天雄不耐烦地说:「这些娘们都硬得像石头,共党也不知给她们灌了什么迷汤药?别跟她废话,干了她再说!」
      说话间,一个匪兵提来一个小瓦罐,大公狗一见立刻拚命往上扑,两个大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拽住,但它仍然望着瓦罐暴躁地怒吼。郭子仪把瓦罐提到林洁身后,用一个小毛刷在里面蘸了蘸,将一些黄色的液体刷在林洁的下身,一股腥骚的气味扑鼻而来,那大狗更加狂噪不安地低吼着向前冲。
      我明白了,这是一条正在发情的公狗,他们刷在林洁下身的是母狗的尿。
      郭子仪开始把刷子捅进林洁的阴道,母狗的尿液顺着她的腿流到地上,她痛苦地大声哭叫:「不!不行啊……我不要……你们杀了我吧!」
      冷铁心一把抓起她的头髮吼道:「你不招,就让你作母狗!」
      林洁哭得泪流满面,嘶哑着嗓子摇头道:「不啊,我不……」
      冷铁心放下她的头,朝郭子仪点点头,郭子仪一挥手,两个匪兵把狗牵到了林洁的身后。狗「呼」地一下蹿了出去,毛烘烘的脑袋一下拱进了林洁岔开的胯下,尖尖的鼻子贴着她的肛门和阴户嗅了嗅,一条长满小刺的血红的舌头吐了出来,捲住红肿的阴唇猛地一扫,直奔阴道壁外翻的嫩肉戳去。
      林洁「哇」地哭了起来,泪水滴在凳子前面的地上。大狗对女人的哭声无动于衷,只是执着地舔着她散发着特殊气味的阴户,林洁被狗舔得浑身打战,哭得死去活来。
      郭子仪似乎对狗的表现不满意,过去指着林洁洁白的脊背,拍拍它的屁股。
      狗立刻会意了,蹭地一下扑上了林洁的后背,前腿压住她的上身,后腿和下身贴住她两条发抖的大腿。
      林洁被大狗压在身下,恐惧得全身发抖,哭叫声都变了调,只是一个劲地连声喊着:「不!不!不!……」
      那条狗显然憋了很长时间,紫红色的阳具变得十分坚硬,青筋暴露,而且自己在变长,迫不及待地在林洁胯下扫来扫去。狗的阳具虽然不及人的粗,但却比人的长许多,当它扫到林洁的大腿时,开始向上摸索,很快就碰到了阴唇。
      林洁像疯了一样哭叫,可根本无济于事,狗阳具已经抵住了她的阴道口,她抬起哭红的眼睛哀求:「放开我!我不要……」
      可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那最残忍的一幕,只见大狗腰一躬,阳具与林洁的下身成了一条直线,它向上猛一挺,「噗」的一声,坚硬的肉棒插入了她的阴道。
      发情的公狗姦淫受刑的女兵,这幅残忍的画面似乎震慑了所有在场的人,没有人出声。
      大狗好像对林洁肿胀的阴道十分满意,不停地躬起身一纵一纵地向上蹿,将近二尺长的阳具竟很快就完全插入了林洁的身体。毕竟是畜生,它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不停地在林洁身体里抽来插去,嘴里还发出满足的哼声。林洁已经哭不出声来了,只是随着狗的抽动不时发出悲惨的哀嚎。
      那狗竟在林洁身体里抽插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她几乎已经没有了反应,才全身绷直,低沉地怒吼一声,随后趴在了林洁的身上。不一会儿,一股白色的浆液顺着她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狗久久地趴在林洁背上不动,郭子仪叫了四个匪兵走过去解开林洁的手脚,将她和狗一起抬起来放在了地上。狗的阳具仍插在林洁的阴道中,屁股还不时地抽动,林洁企图脱离与这个畜生的肉体接触,喘着粗气撑起上身向外爬去,但她立刻惨叫了起来:「啊呀……啊……」接着就抽搐着瘫倒在地上。
      屋里的几个男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郭子仪过去拍拍狗头,狗动了一下身子,重新压在林洁身上。林洁再次向外爬去,马上又痛得惨叫着趴在地上,如此反覆了几次,林洁再也爬不起来了。郑天雄过去敲狗屁股,每敲一下,狗就抬一下屁股,林洁就痛得惨呼一声。
      我后来才知道,公狗在交配过程中,它的阳具上会凸起一个硬节,防止阳具脱出母狗的阴道,交配后要很长时间才能复原。由于女人的阴道结构不同,狗的阳具插入时,这个硬节也会一同插入,给被插入的女人造成异常强烈的痛苦。而且在交配过后,由于这个节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失,被狗插入的女人要长时间地与狗交合在一起,无法分开,这给她造成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不但强烈,而且持久,而正是这一点给毫无人性的匪徒们带来莫大的乐趣。
      林洁不知所以,只想马上与狗分开,她一动,那硬结卡在她阴道里扯得她疼痛难忍,只好放弃。实际上,即使她有足够的体力,除非将自己的阴道撕裂,在狗的硬结消失之前,她是根本逃不掉的。
      匪徒们以此取乐,竟折磨了林洁一个多小时,最后,从林洁大腿上流下的白色浆液中出现了殷红的血迹。当最后大公狗从林洁身体里拔出它长长的阳具时,她已经不能动了,岔开的胯下,红白两色的黏液一片狼藉。
      郭子仪走到林洁跟前,踢了踢她瘫软的身子说:「你还真有种,让狗操了半个时辰居然还不服软。咱们换个花样玩玩,我看你到底有多能挺!」
      说话间,一个匪兵提过一个小铁笼放在林洁的身旁,一股腥臭的气味顿时四散开来。大家一看,笼子里盘着一条手臂粗细的大蛇,蛇的身子至少有三尺长,头呈菱形,吐着火红的信子,十分恐怖。
      林洁看见了大蛇,但她已无力反抗,只是无力地叫了一声:「不!……」眼睛盯着跃跃欲试的蛇头,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两个匪兵过来,扭住林洁的胳膊铐在背后,然后拉开了她的腿,公狗白浊的精液还在不断从她的阴道中汩汩流出,郑天雄说:「弄点水沖沖吧!」
      郭子仪摇摇头说:「留点水儿吧,不然真要了她的小命,你们怎么交差?」
      说完打开了笼子。
      那蛇「呼」地蹿了出来,然后慢吞吞地四处张望了一阵,似乎闻到了林洁身上的血腥气,一拱一拱地爬上了她的大腿。林洁大腿的肌肉绷紧了,紧张地想把腿挪开,但被匪兵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郭子仪用一根细长的竹棍挑了一小块带血的鲜肉,在蛇头附近晃了一下,蛇「呼」地扑了过去,他敏捷地闪开了,随后将那小块肉用竹棍捅进了林洁阴道深处。蛇吐着信子四处寻找失蹤的美味,忽然捕捉到了目标,顺着林洁光滑的大腿準确地向她胯下爬去。
      林洁紧张地惊呼:「不,不要……别让它过来!」
      冷铁心急问:「你想招了?」
      林洁哭着喊道:「不……不要……」
      蛇已经爬到了阴道口的上方,林洁紧张得全身发抖,但她双手被铐在背后,两腿被人死死按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红的蛇信子在自己的下身打转。
      蛇认準了目标,昂起了头,林洁发现了危险,但除了哭叫之外毫无办法。蛇「呼」地冲了过去,一头扎到林洁的阴道里,她「哇」地大叫起来,两腿拚命往里夹,郭子仪朝两个匪兵打个手势,他们鬆开了手,林洁的大腿夹住了扭动的蛇身,蛇身又反过来缠住了她的腿,一场人与蛇的残酷角力开始了。
      由于林洁夹紧了腿,又在不断翻滚,人们看不清蛇头究竟钻进去多少,但那蛇头比男人的肉棒要粗得多,儘管林洁已经「生」过「孩子」,它要钻进去也绝非易事。
      林洁儘管手被反铐,但毕竟双腿是自由的,她拼尽全力夹住蛇身,喘着粗气试图把它往地面上压,但那蛇似乎不怕挤压,扭动着身体往林洁裆里拱,它每拱一下,林洁就「嗯……」地哼一声。
      很快角力就见了分晓,只见蛇身一点一点拱了进去,血顺着蛇身流了出来,林洁的哀叫连成一片,腿上的抵抗也越来越弱,最后腿一鬆放弃了抵抗,躺在地上只剩喘息了。
      她两腿之间,阴道又被撑得有杯口大,阴唇像两扇敞开的小门,那条粗大的蟒蛇还在向里拱着,来回摇摆的身体简直就像林洁的另一条腿,她无力地瞪着眼睛,声嘶力竭地叫着:「啊呀……啊……痛死我了……」
      看不出蛇身钻进了多少,但她的下腹能明显看出一个鼓包在翻腾,两腿不由自主地大大张开,好像这样能减轻一点痛苦。
      郭子仪上前抓住蛇尾轻轻抚摸,蛇似乎平静了一点,他给冷铁心使个眼色,冷铁心会意地扳起林洁的头问:「招不招?」
      林洁好像不会说话了,只是痛苦地摇摇头。
      郭子仪手里一使劲,蛇身猛地扭动起来,林洁「啊……」地惨叫失声,身体在地上激烈地翻滚,她滚过的地面留下斑斑血迹。
      翻腾了差不多10分钟,郭子仪鬆了手,林洁也躺在地上「呼呼」地喘息,胸脯像拉风箱一样剧烈地起伏。
      冷铁心又逼了过去,踩住她一个肿胀的乳房问:「招不招?」
      林洁泪流满面,但还是坚决地摇摇头。
      冷铁心气急败坏地用大皮靴一碾,林洁顿时「啊……」地挺直了上身,接着马上又蜷起腰身,因为郭子仪又攥紧了蛇尾,粗大的蛇身又舞动起来。
      他们这样翻来覆去地把林洁折腾了五个来回,直到她死了一样躺在地上,浑身像水洗过一样,两条大腿的内侧完全洩成了红色,无论大蛇怎么扭动,再也动弹不得。
      郭子仪踢踢林洁毫无反应的裸体,对冷铁心说:「这么经折腾的娘们我还从来没见过,冷处长,我看你们那钱要白花。」
      冷铁心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的林洁,恨恨地说:「继续审,我就不信问不出来!」
      蛇身退出林洁的身体又让她脱了一层皮,他们等她甦醒过来,稍稍恢复了一点精神,把她拖上了一个粗木搭成的门字形刑架,她的胳膊被拉平捆在横樑上,两条腿被拉开绷紧在立柱上,整个身体被捆得分毫也不能活动,粗大的蛇身从她被撑得杯口似的阴道中垂下来,由于蛇身太重,她的阴部被坠得像耸起了一座小山。
      郭子仪拿一根小棍轻轻敲击蛇尾,那蛇像听懂了一样扭动身子向外退出来,但蛇身上的鳞片是向前的,向后退是逆鳞而动,蛇退的很艰难,林洁的痛苦则比刚才大几倍。由于身体被紧紧捆住,她完全放弃了挣扎,任粗大的蛇身在自己体内扭转蠕动。
      蛇好像受过专门训练,在林洁的阴道里旋转着向外退,每转半圈退出一点,退出的部份沾满了殷红的血迹。林洁阴道的肉被蛇身的逆磷带着翻了出来,嫩红的鲜肉与青黑的蛇身形成鲜明的对照。
      冷铁心一面看着蛇身向外退,一面讚歎:「司令这条蛇真是神物,居然自己知道倒退之法。」
      郭子仪哼了一声道:「今天也苦了它了,平常只要它钻过的肚子,十个有九个是开了膛放它出来。刚才我跟你说了,用了此刑,这娘们就算残了,为什么我恨不得把那姓肖的碎尸万段,可就是没让她尝尝我这两条畜生的滋味?就是不想马上弄残了她,她那小骚穴我还有用,我还得让她偿还欠我们郭家的债,等她该见阎王那天,我让她比这小娘们还惨!」
      他的话让我听得毛骨悚然。
      蛇头终于退出来了,它嘴里居然还叼着郭子仪塞进去的那块肉,人们这才看出来,这硕大的蛇头钻进林洁阴道竟有一尺,这场刑讯有多么残酷可想而知。
      郭子仪餵给他的畜生一大块鲜肉作为奖励,将它放回笼子,带着他的人扬长而去。
      冷铁心看看昏死过去的林洁,对郑天雄说:「把她弄回牢房去,我们下午接着审。」
      我们被一起押回牢房,大姐、施婕和小吴都在焦急地等着我们。我被锁进笼子,林洁破天荒地没吊没锁,只是反铐着双手被扔在了木檯子上,还给她灌了一碗不知用什么作的热汤,任她躺在檯子上恢复元气。
      匪兵一走,大姐急切地问我:「你们怎么了?林洁怎么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把刚才惨烈暴戾的场面告诉大姐她们,刚刚哭着说出:「大姐,他们不把我们当人……」就泣不成声了。
      随后,不管她们怎么问,我只是哭,林洁受刑的场面我想起来心里就像刀绞一样痛,要用语言把它重新描述一遍,我实在受不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洁动了,但她无力挪动自己的身体,只是勉强地睁开眼睛,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小袁……你要是……能出去……告诉组织……林洁……没……」她说不下去了,我已经哭成了泪人。
      就是她这半句话支持我忍辱负重,熬过了几十年地狱般的日子,我要把她和其他几个战友的遭遇说出来,这是我终身的使命。
      林洁甦醒不久,冷铁心就带着人来了,他命人把牢房里的炉火烧得旺旺的,拉起林洁的头髮狞笑道:「林小姐,咱们接着来,看谁能熬过谁!」
      他们残忍地把已经瘫软的林洁坐着绑在檯子尽头的粗大的十字架上,两臂平伸,两腿岔开。他一边亲手绑着,一边发着狠道:「我让你自己看着你这娇嫩的身子一件一件零碎了!」
      说完,他在檯子上摊开了一堆刑具,全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铁签、铁棒和烙铁,天啊!他们要用火来折磨林洁了。
      冷铁心选了几样刑具插进火炉里,转过身拨拉着林洁的胸脯和下身查看了一番,然后指着她的乳房说:「先从这儿开始!」
      又一轮酷刑开始了,四个匪兵光着膀子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从熊熊的炉火中取出一个三角形的烙铁叫给冷铁心,冷铁心把烧的通红髮亮的烙铁逼近了林洁高耸的乳房,高温使林洁感到了威胁,她无力地睁开眼,看着贴近乳房散发着高温的烙铁。
      冷铁心并不马上烙下去,而是逼问林洁:「你招不招?」林洁摇摇头,他还不烙下去,继续威胁:「你可爱的大奶子可要烧焦了!」
      林洁仍无动于衷,这时烙铁已经转成了暗红色,他一咬牙将烙铁按压下去,「吱……」的一声响,一股白烟从林洁柔软的乳房上升起,被烤熟的脂肪在灼热的烙铁下「兹拉兹拉」地响着,刺鼻的焦臭气味沖天而起,林洁本来无力地垂着的头猛地挺了起来,嘶哑地喊叫:「啊呀……呀……」
      按了一会儿他把烙铁移开,原先一片青紫的乳房上出现了一个三角形暗红色的斑痕。冷铁心对烧烙铁的匪兵说:「烙铁烧得不要太红,那样肉一下烤焦了,她觉不出痛。烙铁要烧到暗红色,这样烫不破皮,皮下脂肪慢慢溶化,她才会痛得受不了。」
      匪兵点点头,递过去一个烧好的同样的烙铁,他捏住林洁的乳头将乳房翻过来,在另一面按了下去,白色的烟雾、刺鼻的气味和悲惨的哀嚎又同时蹿起,林洁的乳房上又多了一块烙印。
      他就这样一下一下地烙下去,林洁痛苦地哭叫,但始终没有屈服。两个小时以后,牢房里充满了焦臭的烟气,林洁的一个乳房已经面目全非,暗红髮青,变得像一个熟透了的烂苹果,还在冉冉地向上冒着烟。
      冷铁心和他的人先自受不住了,扔下昏昏沉沉的林洁,跑出去透气去了。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又回来了,开始对林洁的另一个乳房下手,又是一番残忍的逼问、烧烙。等他们再次离开时,林洁胸前的两个焦糊的肉团已经看不出曾是令人骄傲的年轻姑娘的乳房了。
      晚饭后他们破例来继续审讯,除冷铁心和郑天雄外,跟他们来的匪兵换了一拨人,后来听说先前的那几个手都软了,实在再下不去手了。
      这次,冷铁心选了一种底下呈三角形的烙铁,準备好后,蛇头模样的烙铁逼近了林洁下腹部的三角区,通红的烙铁冒着青烟,林洁的下身已经没有了耻毛,但细小的汗毛被铐得直打卷,冷铁心抓住林洁的头髮,拉起她的脸吼道:「你快招,否则我把你屁股上的油都烤出来!」
      林洁没有回音,冷铁心凶狠地把已变得暗红的烙铁按在她的柔软的下腹上。
      「兹拉……」一声响,林洁的两条大腿同时抖动起来,她已没有力气再喊叫,只是无力地痛苦呻吟。
      冷铁心用力按着烙铁,尖锐的烙铁头扎进了柔软的肉里,这里是脂肪丰厚的部位,高温烤焦了柔嫩的脂肪,「吱吱」地冒着油,「啊呀……」林洁张开乾裂的嘴唇无力地叫了一声。
      两分钟以后,冷铁心才把烙铁拿开,洁白的小肚子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三角坑。冷铁心把烙铁交给郑天雄,他凶狠地把另一个烧红的烙铁烙在了林洁三角区的下端,脂肪的焦臭合着男人精液的腥臊沖天而起。
      烙铁换了一个又一个,匪徒也换了一个又一个,等他们个个都满头大汗的时候,林洁的下腹已经排满了深深的烙印。
      他们又换到林洁的大腿,冷铁心挑了一把扁窄的铁签,铁签的尖端像刀刃一样锋利。铁签烧红后,他们把林洁的大腿扒开,找到靠近大腿根部最丰满、最柔嫩的部份,郑天雄将烧红的铁签的尖端杵在白嫩的软肉上,林洁的大腿一颤,洁白的皮肤离开变了色,一股白烟徐徐升起。
      郑天雄叫道:「快说!」林洁咬着牙轻轻地摇摇头,郑天雄手一使劲,锋利的铁签穿透皮肤插进了肥嫩的肉里,白烟从破口处喷出,烤化的脂肪和着鲜血汩汩地往外冒。铁签一直插进肉里半尺多,林洁仰着头大口吸着凉气,大颗的汗珠布满了面颊。
      郑天雄拔出铁签,白嫩的大腿上留下一个焦黑的深洞,他又抄起一根烧红的铁签,声嘶力竭地叫道:「快说!」见林洁不说,又朝大腿的嫩肉捅了进去,林洁拚命扭动腰肢,「呜呜」地惨叫起来。
      这残忍的场面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林洁瞪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自己的大腿上捅出了十几个黑窟隆。
      冷铁心见林洁还不屈服,发狠地叫道:「换个地方继续烙,看她能挺到什么时候!」
      他们的目标转向了林洁的阴部,郑天雄用一把尖细的小烙铁烙焦了她阴唇和肛门周围的嫩肉,开始把烙铁伸向她敞开着大口的阴道。由于她是坐在檯子上,烙铁只能够到她阴道内的浅近部位,冷铁心下令解开她的胳膊,让她平躺在檯子上,林洁已无力挣扎,匪徒们也不再固定她的上身,只把她的双手反铐在背后。
      一支大号的电筒把林洁的阴部照得通明,两个小铁夹紧紧夹住了她的阴唇,一根短短麻绳从她身后绕过,两头各绑住一个铁夹,她的阴道完全敞开着,里面紫红色的肉壁和複杂的皱褶清晰可见。
      冷铁心把手指伸了进去,摸索着找到红肿的阴蒂,一边揉搓,一边威胁道:「快说!再不说把你这里面的东西都烧焦!」
      林洁紧紧地闭上眼睛,两颗豆大的泪珠滑了下来。
      冷铁心亲自操起了一根烧红的尖细烙铁,缓缓地伸入她大敞的阴道,还没有碰到肉,一股难闻的腥臭气味已经升腾起来,暗红色的烙铁头伸向高高肿起的阴蒂,接触的一瞬间,林洁整个下身剧烈地抽动起来,冷铁心死死地把烙铁按在阴蒂上。
      「嘶啦啦」的声音冲入所有人的耳膜,林洁「嗷……嗷……」地哀嚎,发出的声音已不似人声,阴部所有的肌肉都在抽搐,忽然全部僵住,一股清亮的黏液「呼」地涌了出来,沖在烙铁头上发出「嘶嘶」的响声,空气中瀰漫起一股淫腥的气味。
      林洁在残酷的火烙下竟然出现了高潮,洩出了大量阴精,这是她生前最后一次洩身。她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潮红,不停地发出「哎哟……哎哟……」的呻吟,大腿的肌肉还不时地抽动一下。
      冷铁心吼道:「小骚货,说不说?」吼完,不待林洁反应,已经抄起另一根烧红的铁签,戳进了因肿胀而隆起的尿道口,他一边气急败坏地大叫「快说!」
      一边将灼热的铁签慢慢地插进了尿道。
      「啊呀……呀……」林洁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在铁签捅进将近一半的时候,从尿道口冲出一股黄浊的液体,骚臭的蒸汽瀰漫了空间,他竟然把林洁的膀胱捅漏了。
      冷铁心抓起林洁的头疯狂地摇晃着叫道:「你说不说?说不说?!快说!」
      林洁下身淌着尿液,阴部的肌肉痉挛着,但她坚决地摇摇头。
      冷铁心转手从火炉中抽出一根全身烧红的火筷子,疯了似的捅进她的肛门,焦臭的气味使周围的匪兵都后退了几步。林洁大叫着,死命地摇晃下身,又吃力地抬起屁股,但全都无济于事,冷铁心一点一点地将一尺多长的火筷子几乎全部插进了她的肛门。待他拔出火筷子时,她的肛门已经变成了一个冒着呛人的黑烟的焦黑的窟隆。
      郑天雄见林洁仍不屈服,操起一根铁棒插入熊熊炉火,冷铁心看出了他的意图,摇摇头小声说:「这不行,一下她就过去了,我们还要她的口供,给她来个小刀割肉,我就不信她能挺到底!」
      说着,拔出一把小刀。那刀十分奇特,刀身只有一指宽,刀刃上有锋利的锯齿,他把小刀插入林洁松旷的阴道,狠狠地一刀割下去,林洁「嗯……」地呻吟了起来,血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冷铁心一刀一刀割着,血越流越多,洩红了半张檯子。
      半小时之后,已经没处下刀,林洁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弱,冷铁心灰心地说:「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明天我把看家法宝使上,无论如何都要橇开她这张嘴!」
      郑天雄拿过一只大碗,阴险地说:「别忙,先给她止止血!」
      他把碗里装的东西倒在手里,有红有白的颗粒。天啊,是粗盐和辣椒末的混合物,这群禽兽!
      他把混合着辣椒末的盐粒倒入林洁血肉模糊的阴道,一只手戴上手套插了进去,狠狠地揉搓起来,已经昏沉沉的林洁再次哀嚎起来。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就要干b在线观看_我要干成人_就去干成人网_就去问就去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